导航菜单

十八世纪伦敦“女权”史一拍三季,高概念剧也能长寿?丨欧美风

  近期,《名姝》第三季回归,这部剧意在探索18世纪伦敦底层人民世界,从尘埃中发现绚丽世界。无论是辛辣大胆的场景,还是堪称“致郁”的剧情,都为观众带来了不一般的观看体验。

  

  特殊行业、对家竞争、贵族丑闻再加上恰到好处的摇滚女权色彩,《名姝》称得上是一部高概念剧。

  近些年,我们在剧集创作中越来越频繁地提及这个词汇,“高概念、强设定”更是成为了网剧的普遍追求。不过,高概念究竟是什么?

  没有噱头无法构成高概念

  通俗来讲,当一部影视作品能够用一句话来概括,那么它就可以被定为是高概念故事。

  拿《名姝》来说,虽然故事讲述玛格丽特威尔斯和莉迪亚奎格两位残酷女商人,在伦敦把持着两个不同等级的“青楼”,二人你争我斗,并加入了下一代的生存现状,但整部剧的主题核心只围绕一个内容展开18世纪伦敦名姝史。

  

  玛格丽特威尔斯和莉迪亚奎格

明显的线索展开,最终朝着一处发力,是高概念故事的特点。

  剧集创作由于人物庞杂,想做到高概念存在难度。制造一定程度的戏剧性,于是戏剧性上的极端设定就必不可少。而为了吸引观众的目光,如今的欧美剧中,加入了大量新奇的元素,并以此为噱头,刺激观众们的胃口。

  在《名姝》中,可以看到欧美剧在近些年重复率较高的三种噱头。

  (1)极端CP

故事支线,便是白人修女艾米莉亚与黑人“名姝”瓦莱特组成的CP。从人物设定来看,艾米莉亚秉着修女的纯洁善良,瓦莱特则带着暗黑系“女王”的放肆不羁,二者违背信仰与道德,不顾世俗眼光,在贫民区如此破败的地方上演唯美而刺激的纠葛。

  

  同理还有2011年首播、2016年完结的悬疑美剧《疑犯追踪》中,冷酷特工萨姆恩肖和天才黑客艾米阿克这两个极端人物组成的“肖根CP”,在全球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。今年有英美合拍剧《好兆头》,以天使、魔鬼两个具有巨大反差角色组成的极端CP,也引来不少热议。

  (2)超级反派

  《名姝》中以杀人为乐的法伦爵士虽然在剧中的行为难以令人接受,但由于他领衔的悬疑线索,以及给整个故事带来的戏剧压力却是难得的。另外,这个角色本身也被赋予了近年欧美叙事中流行的“优雅罪犯”特质,这让他所在的故事支线少了一份咬牙切齿,多了一丝胆颤心惊。

  (3)政治阴谋

  从《名姝》铺垫的线索中,政治阴谋露出蛛丝马迹,作为伏笔深埋在剧中,为故事做铺垫。

  在2013年开播、2018年完结的美剧《纸牌屋》中,政治阴谋大行其道,强烈的戏剧冲突与紧张的剧情走向,使其收视曾达到了惊人的3170万。

  

  《纸牌屋》

  从此,政治惊悚元素就成了欧美剧中的叙事硬通货,上至《警察世家》《神探夏洛克》这样的警匪悬疑家族剧,中至《名姝》《狼厅》这般的古装题材,下至《使女的故事》《高堡奇人》为代表的近科幻、伪历史,各类剧作都将政治惊悚当作了纵向深挖的利器。

  不过,噱头虽好,但重复使用就难免失效。这也是近年欧美大剧总给人审美疲劳感的重要原因。

  噱头为钩,反差为饵

  说回高概念设定,无论是人物还起情节,这些设定大多是利用了高反差的效果,将噱头为钩,反差为饵,引观众上钩。

  极端CP之所以逐渐成为了“圈粉”担当,是由于各方面相差甚远的两位人物关系时而若近若离,时而甜蜜“发糖”,这些戏剧效果恰恰是观众喜欢的。

  

  肖根CP

  最初观众对于反派持厌恶态度,而近些年,反派角色脱离了“坏人”的设定,他们拥有自己的道德体系,或许与主角言行相悖,制造难以调解的麻烦,却体现出别样的吸引力,找到了自圆其说的逻辑站位。

  美剧叙事常常通过不同阶层人士的生活反映社会现状,其中必定少不了政治阴谋。权力、野心,观众无法抗拒这些能制造高度戏剧冲突的元素,它们能让观众与时事大潮相联结,在叙事消费中体验参与政治对决的快意。

  

明线却开始跑偏。故事具有不稳定性,让观众捏了一把汗。

  只有将这些高概念设定结合主题、情节,三者合理串联起来,才能创造出一个完整的故事。否则只会因小失大,不过是虎头蛇尾罢了。

  【文大水梨】

  近期,《名姝》第三季回归,这部剧意在探索18世纪伦敦底层人民世界,从尘埃中发现绚丽世界。无论是辛辣大胆的场景,还是堪称“致郁”的剧情,都为观众带来了不一般的观看体验。

  

  特殊行业、对家竞争、贵族丑闻再加上恰到好处的摇滚女权色彩,《名姝》称得上是一部高概念剧。

  近些年,我们在剧集创作中越来越频繁地提及这个词汇,“高概念、强设定”更是成为了网剧的普遍追求。不过,高概念究竟是什么?

  没有噱头无法构成高概念

  通俗来讲,当一部影视作品能够用一句话来概括,那么它就可以被定为是高概念故事。

  拿《名姝》来说,虽然故事讲述玛格丽特威尔斯和莉迪亚奎格两位残酷女商人,在伦敦把持着两个不同等级的“青楼”,二人你争我斗,并加入了下一代的生存现状,但整部剧的主题核心只围绕一个内容展开18世纪伦敦名姝史。

  

  玛格丽特威尔斯和莉迪亚奎格

明显的线索展开,最终朝着一处发力,是高概念故事的特点。

  剧集创作由于人物庞杂,想做到高概念存在难度。制造一定程度的戏剧性,于是戏剧性上的极端设定就必不可少。而为了吸引观众的目光,如今的欧美剧中,加入了大量新奇的元素,并以此为噱头,刺激观众们的胃口。

  在《名姝》中,可以看到欧美剧在近些年重复率较高的三种噱头。

  (1)极端CP

故事支线,便是白人修女艾米莉亚与黑人“名姝”瓦莱特组成的CP。从人物设定来看,艾米莉亚秉着修女的纯洁善良,瓦莱特则带着暗黑系“女王”的放肆不羁,二者违背信仰与道德,不顾世俗眼光,在贫民区如此破败的地方上演唯美而刺激的纠葛。

  

  同理还有2011年首播、2016年完结的悬疑美剧《疑犯追踪》中,冷酷特工萨姆恩肖和天才黑客艾米阿克这两个极端人物组成的“肖根CP”,在全球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。今年有英美合拍剧《好兆头》,以天使、魔鬼两个具有巨大反差角色组成的极端CP,也引来不少热议。

  (2)超级反派

  《名姝》中以杀人为乐的法伦爵士虽然在剧中的行为难以令人接受,但由于他领衔的悬疑线索,以及给整个故事带来的戏剧压力却是难得的。另外,这个角色本身也被赋予了近年欧美叙事中流行的“优雅罪犯”特质,这让他所在的故事支线少了一份咬牙切齿,多了一丝胆颤心惊。

  (3)政治阴谋

  从《名姝》铺垫的线索中,政治阴谋露出蛛丝马迹,作为伏笔深埋在剧中,为故事做铺垫。

  在2013年开播、2018年完结的美剧《纸牌屋》中,政治阴谋大行其道,强烈的戏剧冲突与紧张的剧情走向,使其收视曾达到了惊人的3170万。

  

  《纸牌屋》

  从此,政治惊悚元素就成了欧美剧中的叙事硬通货,上至《警察世家》《神探夏洛克》这样的警匪悬疑家族剧,中至《名姝》《狼厅》这般的古装题材,下至《使女的故事》《高堡奇人》为代表的近科幻、伪历史,各类剧作都将政治惊悚当作了纵向深挖的利器。

  不过,噱头虽好,但重复使用就难免失效。这也是近年欧美大剧总给人审美疲劳感的重要原因。

  噱头为钩,反差为饵

  说回高概念设定,无论是人物还起情节,这些设定大多是利用了高反差的效果,将噱头为钩,反差为饵,引观众上钩。

  极端CP之所以逐渐成为了“圈粉”担当,是由于各方面相差甚远的两位人物关系时而若近若离,时而甜蜜“发糖”,这些戏剧效果恰恰是观众喜欢的。

  

  肖根CP

  最初观众对于反派持厌恶态度,而近些年,反派角色脱离了“坏人”的设定,他们拥有自己的道德体系,或许与主角言行相悖,制造难以调解的麻烦,却体现出别样的吸引力,找到了自圆其说的逻辑站位。

  美剧叙事常常通过不同阶层人士的生活反映社会现状,其中必定少不了政治阴谋。权力、野心,观众无法抗拒这些能制造高度戏剧冲突的元素,它们能让观众与时事大潮相联结,在叙事消费中体验参与政治对决的快意。

  

明线却开始跑偏。故事具有不稳定性,让观众捏了一把汗。

  只有将这些高概念设定结合主题、情节,三者合理串联起来,才能创造出一个完整的故事。否则只会因小失大,不过是虎头蛇尾罢了。

  【文大水梨】

达到当天最大量